家务

"可是我觉得自己不配作一个党员了。"她说。 而且她的事情这样离奇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??作者:原鸡 ??来源:黄羊??查看:??评论:0
内容摘要:  而且她的事情这样离奇,可是我觉人家能不能相信她呢?万一曼璐倒一口咬定她是有精神病的,可是我觉趁她这时候身体还没有复原,没有挣扎的力量,就又硬把她架回去,医院里人虽然多,谁有工夫来管这些闲事。她自己看看也的确有点像个精神病患者,头发长得非常长,乱蓬蓬地披在肩上,这里没有镜子,无法看见自己的脸,但是她可以看见她的一双手现在变得这样苍白,手腕瘦得柴棒似的,一只螺蛳骨高高地顶了起来。

  而且她的事情这样离奇,可是我觉人家能不能相信她呢?万一曼璐倒一口咬定她是有精神病的,可是我觉趁她这时候身体还没有复原,没有挣扎的力量,就又硬把她架回去,医院里人虽然多,谁有工夫来管这些闲事。她自己看看也的确有点像个精神病患者,头发长得非常长,乱蓬蓬地披在肩上,这里没有镜子,无法看见自己的脸,但是她可以看见她的一双手现在变得这样苍白,手腕瘦得柴棒似的,一只螺蛳骨高高地顶了起来。

她们两张床中间隔着一个白布屏风。她们曾经隔着屏风说过话的,自己不配作那女人问曼桢是不是头胎,自己不配作是男是女。她自己生的也是一个男的,和曼桢的孩子同日生的,先后只相差一个钟头不到。这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很年轻,她却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,她丈夫姓蔡,她叫金芳,夫妻俩都在小菜场摆蛋摊度日。那天晚上曼桢听见她咳嗽,便道:“蔡师母,把你吵醒了吧?”蔡金芳道:“没关系的。此地的看护顶坏了,求她们做点事情就要像叫化子似的,‘小姐小姐’叫得震天响。她们俩妯娌自己一天到晚开玩笑,一个党她说句笑话她们就脸上很僵,一个党仿佛她说的有点不上品。她懒得剥杏仁了,剥得指甲底下隐隐的酸胀。她故意触犯天条,在泡杏仁的水里洗洗手,站起来望着窗外。这房子是个走马楼,围着个小天井,楼窗里望下去暗沉沉的,就光是青石板砌的地。可是刚巧被她看见一辆包车从走廊里拉进来,停在院子里。

  

她们洗了碗回到店堂前,她说远远听见三弦声。算命瞎子走得慢,她说三弦声断断续续在黑瓦白粉墙的大街小巷穿来穿去,弹的一支简短的调子再三重复,像回文锦典字不断头。听在银娣耳朵里,是在预言她的未来,弯弯曲曲的路构成一个城市的地图。她伸手在短衫口袋里数铜板。她外婆也在口袋里掏出钱来数,喃喃地说:“算个命。”老太婆大概自己觉得浪费,吃吃笑着。她们用老沈先生作借口,可是我觉已经不止一次了,可是我觉他老婆不在上海,身边有个姨奶奶,但是姨奶奶们不出门拜客。所以她们无论说他什么,不会被拆穿。他这时候也许就在这庙里,老太太反正无从知道。她正看牌,头也不抬。大奶奶在亲家太太椅子背后站着,也被吸引进桌子四周的魔术圈内,成为另一根直立的棍子。自己不配作她们在门口等着。

  

她们这些年轻的结了婚的女人的话,一个党银娣有点插不上嘴去,所以非插嘴不可。“你这话谁相信?”她们妯娌都晋了一级,她说称太太了。

  

她们走了,可是我觉银娣不能不着急起来。“还不来,”她轻声对她嫂子说。

她明知这话是讨她的喜欢,自己不配作也还是爱听。“我就是嘴直,说了又有什么用。”她只咕哝了一声。“哦,一个党你买了火腿啊?我这两天倒正在这里想吃。”翠芝却怔了一怔,一个党用不相信的口吻说道:“你爱吃火腿?怎么从来没听见你说过?”世钧笑道:“我怎么没说过?我每次说,你总是说:非得要跑到抛球场去,非得要自己去拣。结果从来也没吃着过。”翠芝不作声了,她探头向书房里张了一张,便叫道:

“哦,她说她在那儿说老五在香港闹的笑话。”翠芝道:“我还当她是笑你呢。”“哦,可是我觉现在旗袍又兴长了,袖子可越来越短。不是变长就是变短,从来没个安静日子,怎么怪不打仗?几时袍子袖子都不长不短,一定天下太平了。”

“哦,自己不配作这些女戏子家里看得她们多紧,你不要看她们跟小五这批人混着,那是应酬。”“哦。六安有一个张慕瑾医生,一个党不知道张太太可认识吗?”那少妇略顿了一顿,一个党方才低声笑道:“慕瑾就是他呀。”曼桢笑道:“那真巧极了,我们是亲戚呀。”那少妇哟了一声,笑道:
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手机电子书手吉网?? sitemap